| 楊勝安的繪畫人生 | 我兒勝安 | 藝術獎學金 | 感恩義賣 |
| 彩繪世界 | 淺談躁鬱症 | 海外急難救助 | 網上競賽 |

www.AnAnArt.org 

 

楊麒麟  <父親>

給安的一封信

親愛的安兒:

  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你,心中無比的思念......

  你常說藝術家是寂寞的、孤獨的、窮困的,在生前很難有好的待遇與享受。 倒是他的家人會比較能享受到他的遺惠。沒想到,您的話竟不幸的應驗了。你年 紀雖輕,可是你的作品那麼成熟、洗練、而且多元化,無論是素描、水彩、粉彩 、水墨、彩墨、油畫、陶瓷彩繪,都有難得的表現。您的智慧寶藏我們會好好珍 惜,也要讓世人欣賞到你的傑作,好讓大家為您讚賞,為您喝采,才不辜負您這 一趟精彩的生命之旅......
  
  安兒,你知道你的離去,有多少親朋友好傷心欲絕嗎?許多人哭腫了眼,夜 裡輾轉難眠。尤其是你到澳洲才五個月,為你哭泣的人卻是那麼的多,阿安,爸 爸終於了解您的待人處世是眾人肯定的,爸爸永遠以您為榮!

第一章 愕

  「找到了!」潘秘書才開口,最後僅存的一絲希望破滅了。

  爸爸、媽媽再也抑制不住連日來的煎熬,崩潰的嚎啕大哭,阿傑緊緊抱著媽媽也潸然淚下。此時此刻悲痛至極,無語問蒼天,安兒,天底下有什麼事比這消息來得殘忍?竟讓這白髮送黑髮的悲劇上演。

  「老天,?怎能如此無情,開了這麼一個大玩笑!」

  這趟澳洲之行,竟是如此徹骨痛心之路....

-------------------------------------------------------------------

  在醫院等待的二十分鐘,猶如一個世紀的漫長,空氣靜靜的沉澱著,而不安、害怕、緊張的氣氛在其中發酵......,總算可以進去看你了,心怦怦地快跳出來,遠遠的就看到你的黑髮,爸爸崩潰的痛哭不已,媽媽不敢哭出聲音怕驚擾到你,只得強作鎮靜讓淚水直流。

  「哥哥,請你放心,不要掛念家裡,我會好好照顧家及爸媽。」阿傑跪在你面前說著。

  「安,好好的走,跟在主的身旁,去過最快樂、最幸福的日子,心不要有任何掛礙,我們都祝福你。」媽媽也在你耳旁輕語。

  支持媽媽有這份勇氣的是,媽媽看到一張安詳、有如嬰兒般熟睡的臉,所以也一直安慰爸爸放心....

 

***** ***** ***** ***** ***** *****

第二章 我兒勝安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願你還在襁褓時,我將緊緊的抱著你、親著你、呵護著你。雖然腰快折斷了,我也心甘情願。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願你還是個國中生,不讓你住校,我將每天送你上下學,免得你天天想家,寂寞地躲在被窩裡哭泣。雖然我必須提前三十分鐘出門。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願你還是個研究所的學生,和純模相約寫生,再幫你準備常常被你取笑為「又不是去遠足,哪來的時間吃?」的一大堆食物。更喜歡接到電話另一端傳來你的聲音,告訴我:「媽啊......我現在要回家了。」也樂意再幫你打論文,雖然常常打得眼花撩亂。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願你再說那句我最喜歡聽到的話:「媽媽,幫我挖耳朵。」因為你會躺我的大腿上。雖然眼花看不清楚,我也會以最輕柔的手讓你心滿意足。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願你能再緊緊的擁抱著我,跟我說聲:「母親節快樂」,即使我已淚流滿面。


  如果還有如果....


***** ***** ***** ***** ***** *****

第三章 浴火鳳凰


  ...我想,勝安是不是病了?

  我和爸爸都覺得孩子怪怪的,但,又不知道他怎麼了。

  「媽,我不知怎麼了?腦子一片混亂,好像打結了,好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他臉上出現扭曲的痛苦。

  我走到浴室,看見勝安手按著洗臉台不知所措,呆呆的站著。

  「來,先刷牙,」他還是不動,我只好一步一步教他,「來,嘴張開,牙刷放進去, 刷...刷...刷...」漱口杯給他,他笨重的含著水,卻不知道要吐出來,天啊!他真的什麼都忘了、不會了。

-------------------------------------------------------------------

  「阿安不知道怎麼小便!」爸爸強忍著淚水,木然的說著。
  「難道這兩天他都憋尿?老天!」

-------------------------------------------------------------------

  我們憂心忡忡趕去醫院,勝傑去辦住院手續,戴著帽子完全不在乎大廳四周人們眼光的勝安,邊唱歌邊比動作,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讓我這個做母親的無助又羞愧,我帶著乞求的眼神看著勝安,心中苦苦哀求著:「安,別這樣啦!」「安,拜託啦!」...

-------------------------------------------------------------------

  晚上,頭痛欲裂,到附近診所拿藥,順道拿回勝傑幫我拿藥時抵健保卡的押金。診所的醫生太太和我是同鄉鄰居,彼此很熟悉,之前,我就常在那兒看診拿藥、也帶勝安來打過點滴。

  但,診所的小姐說不知押金的事,我說沒關係,主要是想拿藥。

  醫生過來問:「什麼事?」不知怎麼,一聽到押金,便悻悻然的說:「以後不要欠卡了。」

  我因頭暈,表情難看,醫生又叫著:「別裝那個臉!」

  我委屈的說明我頭暈,並打電話和勝傑確認,勝傑說押三百元在櫃檯,沒錯。後來問診開藥,醫生又問了一次健保卡之事,我說明原委。結果他回了一句讓我再也不會踏進這診所的話:「你的大兒子說話都不清楚了,何況是弟弟,我們這兒又不是收容所!」

  我像被打了一記悶棍,帶著受侮、悲憤的心情衝出診所,他還有醫德嗎?他憑什麼可以如此傷人,我絕不容許任何人傷害我無辜的孩子。

  邊走邊哭,遇到因不放心而來診所的勝傑,我哭訴著醫生的憎惡、荒謬。勝傑要我去別的診所拿藥,他去問清楚。回來說,醫生已知道是場誤解也道了歉。

  這道傷害猶如灑在傷口上的鹽巴....又深又痛,我發誓,我一定要救回我的孩子...

***** ***** ***** ***** ***** *****

第四章 最後的禮物

哥,
你如同以往般,又留下一堆責任,走了。

只是這一次,是永遠的,
將肩上的重擔留給我獨自一人扛起,頭也不回的,走了。

以前,你從不理會你所留給我的爛攤子。
只是,我還能邊做邊唸給你聽,邊做邊罵給你聽。

如今呢?

我的苦,我的難,
  我唸,我罵,你能聽的到嗎???
我的悲,我的慟,
  我哭,我喊,你能聽的到嗎???

再怎麼不捨,再怎麼悲痛,我只能獨自一人面對你那冰冷的相片。
再怎麼怨恨,再怎麼思念,我還是只能獨自一人躲在棉被裡頭哭泣。

因為,我深怕我的一滴眼淚,我的一聲哽咽,
都會觸動起爸媽已經平復的心靈啊!

為什麼你忍心就這樣一走了之,放下我們,去跟隨你的上帝呢?
你知道這段日子,因為你的自私,讓我們為你流下多少眼淚呢?

二OO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清晨的那通電話,一連串的混亂與恐慌,
我就告訴自己,我不能哭,我要堅強,
因為,只剩下我了,只剩下我來扛起這肩重擔了。

我不平,我怨恨,直到那一天夜裡,你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旁邊關心我們,
而且你是微笑的,默默的,跟以前一樣,也讓我原諒了你的自私,原諒了你的無情。

另一個夜裡,你穿著整齊,跪在主的面前,
我知道,那將是我倆的最後一次重逢,你是特地來向我告別的。

從那一刻起,我的眼淚都會帶著祝福,我的思念都會轉化成鼓勵,

祝福你在主的國度堙A
時時刻刻都以繽紛的色彩畫出最美的作品,
鼓勵你在神的世界裡,
時時刻刻都以嘹喨的嗓音譜出動人的樂章。

其餘的塵世俗事,
我都將為你一肩扛起∼    

                      弟 勝傑

上一頁 回主頁 下一頁